疫情蔓延边缘:一个华人家庭在日本的“进退两

疫情蔓延边缘:一个华人家庭在日本的“进退两

时间:2020-03-16 07:0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疫情蔓延边缘:一个华人家庭在日本的“进退两难”

文|孙海蛟

2月19号早上七点半,陈丽把早饭做好后,戴着口罩出门了。这个时间要比她平时出门的时间早了许多,位于东京中野区的这片住宅区还沉浸在未完全苏醒的宁静中。

赶到地铁出口附近的药妆店时,距八点钟的营业时间还有将近二十分钟,然而门口已经排好了一条长队。大家低头看着手机,默契地保持着沉默。

2月13日东京某药店门口排起买口罩的长队

图源网络

陈丽在日生活二十余年,看一眼就能大致判断出哪些是同胞,哪些是本区生活的日本人。队伍里两种人大致参半:中国代购们避开涩谷、新宿等商圈,专找住宅区的药妆店购买限量的护肤品;家住附近的主妇们,被代购们用一点报酬换来她们大把的空闲时间,在此搜刮成批的商品。表面看起来,现在排队的情形好像和往常并无二致——只不过,主妇们不再为代购工作,而是为自己的家庭抢购口罩。

不变的,还有东京的春天将如期而至。樱花盛开时,大批人将面临花粉症的困扰。口罩是至关重要的生活物资,往往会显眼地挂在药妆店门口。

然而现在的情况不同了,受新冠病毒带来的影响,日本口罩几乎全面脱销。

图源网络

陈丽排队的这家店用中日双语挂出告示,口罩每人每天限量购买一个,须用身份证明登记。即使如此,每天店里的口罩供应也只能应付过营业刚开始的十分钟。很快,店员就会冲着仍在排队的人们喊着售罄。

队伍很默契地散开,这时候就会更加明显地区别出当地居民:中国同胞们打开手机微信汇报情况,然后急匆匆走开;主妇们三两结伴,顺着妙正寺川旁边的小路回家,好像一次平常的散步。

带着一个口罩出门,也只能买到一个口罩。现在的情况下,这种平时随处可见的一次性用品,成为了不得不重复使用的稀缺物品。

陈丽的老家在吉林通化。在国内生活的妹妹给她分享过这样一段见闻:站在单元门口的一个男人,豪气地撕开一包医用口罩,拿出一半塞给没买到口罩的亲戚。两人撕扯半天,男人猛推对方,吼着“别撕吧了,给孩子留着上学戴。”然后闪身进楼。

这样的场面在东北的春节期间并不稀奇,只是往年的红包,在今年变成了口罩。

大年初一,陈丽听妹妹说起国内疫情陡然严峻。这个时候,日本仅有3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穿插在新闻节目中有关疫情的报道,都集中在对中国的援助上。日本政府、公司、留日学生和其他华人群体,把口罩、防护服、消毒液等大批援助物资送去武汉。

陈丽也第一时间去买了两大盒外科口罩作为支援快递回国。然而直到现在,这个小小的包裹仍然停留在东京一步未移。她在不断查询物流信息的过程中,才切实地感到情况的严重。

所幸父母早早安排,定了春节前两周的机票到达日本,与她共度农历新年。陈丽一天也不敢耽误,去大使馆为父母的签证办理了延期,将两位老人的返程日期从二月底直推到五月中旬。

2月20日日本伊势神宫前游客多数佩戴口罩

图源网络

陈丽可以调节父母的行程,但是孩子们的生活还是跟着日本社会的安排一如既往地前进。

儿子还小,今年刚考上了私立小学,保育园只是四月入学前的缓冲,去不去的实际影响不大。春节后,她看到中国全面停课的消息,也想让儿子在家里“避一避”。然而无故不送孩子去学校,很可能被怀疑成虐待儿童。两天之后,保育园的老师打来电话,显然对她的理由不甚理解。

女儿莉惠在枥木县读医科大学,期盼了几个月的春假终于切近。她给父母弟弟、外祖父母定了去冲绳的旅行计划,自己则打算和朋友去台湾和韩国。陈丽担心目前贸然去人流量大的地方,有感染的风险,极力阻劝女儿取消行程。女儿不以为然。她所就读的学校地处偏僻,虽然逃不过口罩脱销的情况,但当地居民也没有把邻国全社会进行隔离的情况当作自己应该担心的问题。莉惠和朋友试探着交流,感到她们远没有自己母亲那样“恐慌”。这种紧张感的巨大差异,使得莉惠进退两难。

羽田机场国际线客流量大大减少

陈丽也同样处于这种“摇摆”中。她看日本电视上的本土报道,也看国内微信公众号上的新闻。WHO高级顾问近藤奈邦子2月14日在横滨新冠肺炎紧急研讨会上的一句“现在更令全球担心的,是日本了”,在中国的相关报道中被广为引用。陈丽看着这句话逐渐被印证,心中的不安感又加重了几分。

周围的人们似乎没有那么担忧,还是挤着电车照常上班上学。这让她稍微感到了一些宽慰:或许远在中国的亲人,只是看多了湖北的新闻而过分紧张罢了。最为现实的变化,只是丈夫开在大学旁边的中国餐厅,近来少了很多中国留学生和旅行者的光顾,生意冷清。

2月18日,陈丽再次接到了妹妹的电话。在中国的微博上,“专家称日本处于疫情早期”的词条窜上了热搜榜。据日本官员透露,“钻石公主号”邮轮在海上隔离14天后,有约500名新冠病毒检测呈阴性的乘客获准在19日离开游轮,自行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回家。妹妹担心,若是日本政府监管不力,以东京的人口密度和公共交通的人流量,其危险程度要远超家乡吉林省通化市这一小城。

钻石公主号上的乘客向媒体记者挥手致意

图源:路透社

到了现在,陈丽也不知道把父母留在东京是不是更好的决定了。生活在此,她也难以逆着整个社会的节奏而行。

“如果这里是安全的,我也没必要逃跑;如果这里不再安全,我还能不能离开呢?离开这里,我又要去哪里呢?”陈丽只是尽可能地多购买了一些口罩,将父母圈在家中,用电动车送儿子上学。路上带着口罩的人很多,但人们又好像不那么清楚大海对岸的中国,正在经历着多么紧急的情况。

送儿子去保育园后,一位女孩的母亲和她攀谈了几句。“真希望政府好好重视,影响到奥运会可就太糟糕了。”陈丽随声附和,并不十分在意。

父母的去留,丈夫的生意,女儿的旅行,儿子的入学——她需要考虑的问题就在眼前。至于2020东京奥运会,还只是夏天一个遥远的期待。她心里总认为,那时候将一切如常。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牛伊楠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