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遇见你》传媒关注单元胜出,华裔女导演

《非洲遇见你》传媒关注单元胜出,华裔女导演

时间:2020-03-23 13:4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作者 / 波杰克

  为期10天的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马上就要跟我们说再见了,各单元入围影片也迎来了最后的角逐时刻。

  作为入围今年电影频道传媒关注单元的影片之一,《非洲遇见你》是国内第一部全景在非洲拍摄,并以中国人参与当地经济建设和反盗猎保护动物为背景的影片,可谓意义非凡。因此,影片本身所承担的社会意义也早就超越了“奖项”所带来的荣誉感。而影片的导演崔燕,其实还是一位加拿大华裔女导演。

  值得一提的是,23年前,崔燕的处女作《落鸟》就曾入围第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虽然《落鸟》写的是中国人的故事,但当时是以外语片的身份入围,这次《非洲遇见你》则是中国电影,而且我现在已经在国内待了好多年了,没有了上次回国那种陌生的感觉,反而觉得很亲近,更重要的是作为中国电影入围自己的电影节,我觉得特别高兴。”

  实际上,翻开崔燕的创作履历,从处女作《落鸟》到《天上人间》,再到回国后创作的《简单·爱》《非洲遇见你》,中国视角在其作品中可谓一直贯穿始终,从未丢失。而从去加拿大攻读电影专业,到闯荡好莱坞,再到回国发展,几十年的岁月流转下不变的仍是崔燕对于电影的那一份炽热。

   十年加拿大,局限突破及认同感寻求

  作为一个地道的北京姑娘,崔燕身上有着肉眼可见的冒险与果敢,崔燕说,这或许是遗传了身为地质学家的父亲的性格。小的时候就对表演表现出浓厚兴趣的她曾被八一厂挑中,但由于不喜欢授课老师的表演方式而果断离开,开始在北京电影学院跟周围的小孩子们混剧组演戏。也就在此时,崔燕萌生拍电影的想法。

  ▲右二为崔燕父亲

  1985年,崔燕到加拿大攻读电影专业,并正式移民。在经历了“毕业就是失业”后,崔燕又开始混迹剧组,正式做起了演员。但慢慢地,崔燕也发现了身为华裔演员的局限性。

  “亚洲演员的角色其实是特别受限的,不是被欺负的就是被凌辱的,要么就是卖毒品的,要么就是特别凄惨的,反正都是那种牺牲品,有很强的负面性,年纪稍大一些就开始演‘妈妈’了,后来我想我不演了,这太没劲了。”

  于是在1993年,崔燕着手准备起自己的长片处女作,意欲完成多年以来的导演梦。这便是后来的《落鸟》,影片以中国移民为背景,展现了东西方文化之间的碰撞。

  跟朋友凑齐5万美金开机,“磨”来了当时还在DVD店租DVD的制片人,摄影师“精工出慢活”......每位导演的处女作好似都要经历一番“尴尬”才能“修成正果”。但让人欣慰的是,《落鸟》一经推出便斩获柏林电影节国际联盟艺术电影大奖、美国棕榈泉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等诸多奖项,得到外界肯定。

  但在崔燕看来,相比于获奖的荣誉,《落鸟》创作的初衷更多是给自己移民10年做个总结,或者说,把漂泊在海外的游子们的真实心态表达给观众。“我觉得所谓在国外的成功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态,你作为一个个体,在一个陌生的国家要怎么生存?国外的世界观、西方的文化怎么来影响你作为一个人的存在?你带过来的中国历史、传统、教育等,如何与国外所接触的相平衡。我觉得这些我更感兴趣。”

  值得一提的是,《落鸟》背后还有着李安的支持。“我跟李安导演是在多伦多电影节认识的,之后一拍即合,《落鸟》的后期就是他帮忙在纽约做的,到现在我都很感谢他。”而崔燕之所以能去好莱坞闯荡,实际上也有着李安在其中“牵线搭桥”。

   十年好莱坞,从“感觉”到“故事”

  《落鸟》以后,崔燕又拍了一部《天上人间》,讲述的是华人心理医生和患有抑郁症的中国姑娘的故事,同样带有中国味道。另外,这两部作品也都有着些许“艺术”气息。这背后,在崔燕看来,其实是受加拿大电影创作环境影响的结果。

  “我们在加拿大不强调讲故事,我们强调的是感觉,有很强的艺术性,所以我当时也都是拍这类艺术片。对好莱坞电影则是完全鄙视的,我都不敢明目张胆地去看,因为怕被圈里人耻笑。结识李安导演后,他说讲故事其实蛮重要的,好莱坞那一套也并不是不好,后来他也建议我到好莱坞学习。”

  就这样,在李安的建议下,新世纪第一年,也就是2000年,崔燕来到好莱坞开始了又一番电影学习历程,尝试接触新的电影创作环境与方式,尤其是在编剧层面。

  在这个过程中,崔燕对好莱坞电影也不断有了新的认知与了解——“以前我写剧本强调艺术感,后来到好莱坞以后,同样一个故事,我在想为什么不能用侦探的外壳把故事包裹起来?只要核心概念不变就好。这种侦探外壳是容易吸引观众的,如果什么悬念都没有就很平淡。而且好莱坞电影经常会提前回收观众的反馈,根据观众的意见进行电影创作。这样的操作也有利有弊,但我觉得只要电影好看,又能把自己的想法传递给观众就是两全其美的。”

  在“征战”好莱坞的那段时间里,崔燕又度过了人生中的一个10年时光。到2010年,崔燕才正式回到中国,这一待就是9年。其实早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崔燕便回国居住了一段时间。也就是在这个期间,她发现很多美国朋友都回国做电影了。“后来他们也都劝我回来,说祖国多好啊,现在电影市场也开放了。”崔燕笑着说。

  正式让崔燕下定决心回国的,是《简单·爱》剧本被国内某电影公司相中。虽然最后由于种种原因合作并未达成,但这却成了崔燕正式投向国内电影市场的契机,《简单·爱》也成了崔燕在国内创作的第一部“处女作”。这次入围的《非洲遇见你》则是崔燕的最新作品。

  从《落鸟》《天上人间》,到后来的《简单·爱》《非洲遇见你》,可以看到,崔燕所创作作品的题材是很多变的,但正如前面所提到的,不变的是贯穿始终的中国元素。“在好莱坞,华裔导演其实也很受限,必须得写自己的故事才有竞争力。对于题材的选择我个人更偏向凸显人性比较深刻一点的,但不管用什么形式、类型去呈现,电影所传达的内涵才是最重要的。”

   十年中国,探索中国市场的“爽点”

  加拿大、好莱坞、中国。流转三地的崔燕体验着最丰富的电影文化,当然也经历着最变动的市场环境。虽然根在中国,但面对庞大的中国电影市场,“初来乍到”的崔燕也需要不断适应与摸索。

  首先,国内外创作节奏的不同是崔燕最先感受到的。“在国外拍戏就像打仗一样,争分夺秒,不管是场地还是演员都是有时间限制的,超过时间可能就面临着多付两倍甚至三倍的钱,国内就更随意一些,我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

  ——“那您更喜欢哪种创作环境?”拍sir问。

  ——“我真喜欢国内,这种还是比较人性化的。”说完崔燕哈哈大笑起来。

  ▲《非洲遇见你》剧照

  另外,国内的“导演中心制”也是崔燕很难习惯的。“国内拍戏的时候老有人问我,导演我们怎么拍?依赖性特别强,自己没有想法,在我看来电影是集体化的产物,剧组并不是导演说了算,最好的状态应该是每个人都贡献自己的才华,这对电影才是加分的。”

  而在国外,崔燕坦言自己经常会遇到特别“懂”自己的人,合作几天就能懂自己想要的风格镜头,并能给自己意想不到的惊喜建议,擦出“创作”的火花,在崔燕看来,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创作。

  ▲《非洲遇见你》剧照

  对于中国电影市场,或者说中国观众,崔燕也承认目前还尚处于缺乏认知的状态,不知道观众到底想要什么。在她看来,国外主力观影人群是男性,这也是漫威等超级英雄电影为什么爆红的原因之一,国内却是女性占主导,按理说爱情喜剧类影片应该会很有市场,但实际情况好像并非如此。

  “《前任3:再见前任》是个爆款爱情喜剧,但客观来说,这不是标准一男一女的爱情戏,是‘兄弟戏’,结局还不是大团圆,为什么观众这么喜欢呢?我有点搞不懂,不知道中国观众的‘爽点’在哪里?对爱情喜剧的期待感在哪里?也不知道为什么爱情喜剧没能形成大势,到底是演员的问题还是导演的问题?”

  尽管如此,崔燕还是很看好爱情喜剧电影的市场前景,而且也很想要去探索这一类型电影的市场空间。另外,《非洲遇见你》的拍摄也让崔燕对“反盗猎”这一行为有了深刻记忆,并计划拍一个“反盗猎”三部曲,把盗猎的源头、反盗猎工作者的艰辛以及国际盗猎集团的交易等等展现给观众。

  “现在我也是积极的反盗猎志愿者,过两天我就回非洲当志愿者,想驻扎在那边,我已经彻底爱上那片土地了。”崔燕笑着说。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一起拍电影。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